永济化工机械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工业设备选购

经济见底时机推迟概率加大

时间:2021-11-17 来源网站:永济化工机械网

经济见底时机推迟概率加大

经济见底时机推迟概率加大2012-05-18 |   房地产主导需求回落  1-4月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20.2%,其中房地产开发投资18.7%,分别较1季度回落0.5、4.8个百分点。由于房地产开发投资在固定资产投资中占20%以上,房地产投资直接拖累投资需求回落1个百分点。考虑到产业关联效应,影响更大。细分行业中,制造业投资增速微幅回落,交运仓储、铁路下滑加快,但农业、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的供应业以及水利、环保和公共设施管理业投资增速继续回升,显示基础设施投资在加快。  4月份消费品零售同比增长14.1%,实际增长10.7%,继续回落。由于住房销售同比下滑加快,与住房消费相关的家电音像器材、家具、建筑及装潢材料增速继续下降,拖累了消费需求扩张步伐。但与去年相比,乘用车销量开始同比回升。  受国内外需求拖累,外贸增速继续回落。4月份出口4.9%,进口0.3%,季调之后的同比增速连续三个月在10%以下。但环比来看,由于出口增长快于进口,推动贸易顺差升高。  投资、消费需求扩张放缓,主要是房地产主导。由于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继续下滑,以及竣工面积保持较高增速,商品房库存继续堆积。去库存及资金压力将继续拖累房地产开发投资进而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而高房价以及住房购买政策将继续限制住房销售并推动消费增速继续回落。  需求回落拖累供给端扩张  由于投资、消费以及出口扩张放缓,工业增加值增速大幅回落。4月份工业增加值同比回落至10%以下,为9.3%,是2009年6月份以来最低水平。其中,轻工业、重工业增速为10.3%、8.9%,分别较3月份回落3.6、2.3个百分点。3月份的工业增加值反弹,主要是轻工业带动,因为3月份轻工业用电量增速较2月份大幅反弹,而重工业则是大幅回落,因此是轻工业支撑了前期的经济运行。但4月份,轻工业增加值增速回落幅度明显大于重工业,而用电量增速降至2.5%,不仅接近重工业的1.0%,而且较3月份大幅回落14个百分点,显示工业增长正在失去动力。由于轻工业产品主要面向终端消费,这表明国内消费需求以及海外需求的严峻性。  货币、信贷增长不及预期  4月份,M0、M1、M2增速分别为10.4%、3.1%、12.8%。M0增速较3月份回落0.2个百分点,仍保持在10%以上;M1、M2增速则分别回落1.3、0.6个百分点。相对于3月份,央行现金正投放,推动了M0保持稳定增长;但活期存款的环比下降,拉低了M1增速;虽然4月份财政存款及其他存款较3月份大幅增长,但难以抵消活期存款以及居民储蓄存款环比下降,M2增速较3月份下降,货币供应增长有所放缓。  由于房地产主导的投资及消费需求扩张放缓,导致企业及居民部门信贷意愿不强,从而4月份信贷数据不及预期,仅有6800左右。从信贷期限来看,短期及中长期新增贷款环比下降较多,无论是居民部门还是企业部门,都是如此,反应了房地产市场的拖累。从短期资金价格来看,无论是企业之间的票据转帖利率还是银行间拆借利率,都维持下降格局,显示流动性的宽松局面。而在央行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在0.50个百分点后,这一局面将维持。但由于当前实体经济需求放缓,存款准备金率下调对信贷增长影响有限。  经济见底推迟的概率在加大  从需求端来看,投资、消费、出口同比增速继续回落,趋势虽符合预期,但回落幅度明显大于预期。而从环比来看,季调后的投资、消费扩张速度下降明显,已经低于1季度平均水平;而季调环比折年率增速也低于1季度。  从供给端来看,季调后4份工业增加值环比仅增长0.35%,低于1月份水平,也是公布数据以来的最低扩张速度;折年率后仅增长4.3%,显著低于1季度增速。  因此,综合投资、消费、外贸、货币、信贷、用电量等数据来看,市场上预期的经济环比1季度见底、同比2季度见底的实现难度在加大。如果5、6月份难以获得新的增长动能,则经济见底时机延迟的可能性在提升,很可能在环比在2季度、同比在3季度见底。  政策出路在于引导房地产消化库存  央行下调0.50个百分点的存款准备金率,对于实体经济增长基本无效,因为当前的经济困局在于增长模式转变之难。  2009年以来的经济增长,延续了2002-2007年的模式,即房地产、汽车消费引领下的重化工业推动。而从工业化过程来看,在重化工业之后的消费升级是转向服务消费。但服务业资本密集度较小的产业特征决定,即便短期内消费能够实现向服务消费升级,但服务投资资本需求量小的特征也决定其难以与住房、汽车推动的重化工业投资规模相比。而消费升级需要收入分配、各项保障制度变革带来的收入支出预期的稳定,这在短期内难见功效。由于前期固定资产投资增长过快导致产能过剩,以及房地产库存堆积导致相关投资增速回落,在目前的情形下,可能的政策出路在于引导房价回落推动房地产消化库存。这一方面能带动住房、家电等相关消费的扩张,另一方面在于释放堆积在房地产业内的资本,实现资本存量从房地产业向其他新兴产业的转移,从而实现经济增长从投资驱动的重化工业带动向技术创新驱动的高加工度业带动转变。